《哈利波特與混血王》 - P1

會員

非會員
        

 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

第1頁 / 共174頁

.

第一章 另一個部長


已經快接近午夜了,首相一個人坐在他的辦公室裏看著一份長長的備忘錄,可他一點兒也沒讀進去。他正在等一個遙遠國家的總統給他打來電話,一面在猜測那個可憐的人什麼時候才能把電話打過來,一面又努力不去回想這漫長、勞累和艱難的一周留給他的不愉快記憶,他腦子裏快要容不下什麼別的了。他越是想要專注於面前的文件,他的政敵那心滿意足的臉就越是清晰可見。就在今天這個特殊的對手還出現在新聞裏,又是列舉一周來發生的那些可怕的事(好像每個人都需要提醒似的),又是解釋為什麼那些事情統統都是政府的錯。

一想到這些譴責,首相的心跳就加快了,因為這些東西既不公平也不真實。他的政府為什麼就應該能阻止大橋的斷裂呢?任何對他們在修橋上花的錢不夠多的指責都顯得很蠻橫。那座橋建了還不到10年,就連最好的專家也很困惑為什麼它會幹幹脆脆地折成兩段,讓一打汽車栽進了河。而又有誰能指責是因為警力不夠才導致那兩起被狠狠曝光的殘忍謀殺案發生的?或者他們應該指責政府沒能預報西南部那場導致重大傷亡的怪誕颶風?而他的副部長之一赫爾伯特·喬利,偏偏在這一周做出那些奇特的行為而被迫回家待著,這也是他的錯嗎?


「我們的國家被一種陰沉的情緒所籠罩,」他的政敵總結說,沒有掩飾他露骨的嘲笑。

不幸的是,他說的並沒有錯。首相自己都能感受到這一點;人們確實看起來比從前要痛苦得多了。甚至天氣也陰沉起來;七月中旬竟起了寒冷的霧……這不對,這不正常……

他翻過備忘錄的第二頁,看了看它到底有多長,終於還是當作一件麻煩事似的放棄了。他伸了伸懶腰,又悲哀地環顧了一下辦公室。這真是間華麗的辦公室,用精美的大理石做成的壁爐正對著推拉式的窗子,將不合時令的寒冷緊緊關在外面。首相打了個寒戰,起身走向窗戶,往外看去只有薄薄的霧向窗玻璃壓過來。就在他靠窗背對著房間站著的時候,他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輕輕的咳嗽。

他愣住了,玻璃裏反射著自己恐懼的臉。那聲咳嗽他是認得的。從前就聽到過。他非常緩慢地轉過身來,面對著這間空屋子。

「你好?」他說,努力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比他本人此刻要更勇敢。

過了一小會兒,他准備相信沒人會回應他了。但一個幹脆、堅決的聲音突然冒出來,就像在念一份准備好的聲明。那聲音——正如首相在聽到第一聲咳嗽時就預料到的那樣——是從屋子角落裏一個又小又髒的油畫傳來的,那裏面畫著一個頭戴銀白色假發,長得像青蛙一樣的矮小男人。


「致麻瓜首相。我們需要緊急會面。速速回複。福吉誠呈。」那畫像裏的男人詢問般地看著首相。

「呃,」首相說,「聽著……我現在沒有時間……我在等電話,你知道……從總統——」

「那個可以重新安排,」畫像馬上說道。首相的心一沉,他怕的就是這個。

「但我真的更希望和——」

「我們會安排那位總統忘掉今晚的電話約定。他會明晚再打過來,」那個矮小的男人說。「請速速回複福吉先生。」

「我……哦……好吧,」首相虛弱地說。「好,我見福吉。」

他快步走回他的桌子,邊走邊把領帶弄直。他剛來得及回到座位,換上一幅故作輕松的表情,他的大理石壁爐架下面就竄起一團亮綠色的火焰。他看著那兒,努力不流露出一絲驚訝和慌張,這時一個肥胖的男人出現在壁爐的火焰裏,轉得像陀螺一樣快。幾秒鐘之後,他就爬出來站到一張上好的古式墊子上,撣了撣他細條紋鬥篷袖子上的灰塵,手上拿著灰綠色的圓頂禮帽。

「啊……首相大人,」康奈利·福吉一邊說,一邊大步走向首相並伸出他的手。「再見到你真高興。」

首相沒法真誠的回敬這句問候,所以什麼都沒說。他一點兒也不為見到福吉而高興,福吉的偶爾造訪(且不說它本身就完全是一種警報)通常意味著他將要聽到一些非常壞的消息。更何況福吉看起來飽受憂慮的折磨。他變得更瘦,頭發更少,臉色也更灰白,而且布滿了皺紋。首相從前在政客身上見過這種模樣,它從來就不是好的預兆。

「有什麼我能做的嗎?」首相說,簡單地握了握福吉的手,便指向了桌前一個最硬的椅子。

「不知道從哪兒開始說,」福吉小聲嘀咕著,他抽出椅子坐上去,把綠色的禮帽放在雙膝上。「多糟糕的一周,多糟糕啊……」

「你這一周也很糟糕嗎?」首相僵硬地問,希望能讓福吉明白,不算上福吉的事兒都已經夠他受的了。


「是的,當然,」福吉揉了揉疲倦的眼睛,鬱悶地望著首相,說。「我過了和你一樣糟的一周,首相大人。布羅戴爾大橋……博恩斯和萬斯的謀殺案……更別提西南部地區的騷動了……」

「你——呃——我是想說,你們中有些人也——也卷入了這些——這些事情,是嗎?」

福吉嚴厲地瞪著首相。

「當然是啊,」他說。「你知道發生什麼了吧?」

「我……」首相有些猶豫。

就是這種行為,讓首相對福吉的每次造訪都非常厭惡。他畢竟是首相,不想被人當成無知的學生。但從他剛當上首相和福吉的第一次見面開始,這種情況就發生了。那一幕就像在昨天一樣,他還記得,並且確信會一直縈繞在他心頭一直到死的那天。

那時候他一個人站在這間辦公室裏,品嘗著他的經過這麼多年的夢想和計劃才贏來的勝利,這時候他聽到了他身後的一聲咳嗽,就像今晚一樣,轉身發現那個畫像裏的醜陋男人正在對他說話,宣布魔法部部長准備和他見面。

自然,他以為漫長的競選活動和選舉的緊張讓他的頭腦有些迷糊。當他發現一個畫像在和他說話時簡直嚇壞了,雖然這根本比不上隨後一個巫師從壁爐裏冒出來並和他握手來得瘋狂。在福吉向他解釋這個世界上到處都住著隱藏起來的巫師的過程中,他一直啞口無言,福吉寬慰他說魔法部會對整個巫師社會負責,不讓非魔法人群發現他們,這些都不用他來傷腦筋。他還說,這管理起來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從規範飛天掃帚的使用責任到保持龍的數量在可控制的範圍內(首相記得他當時得抓著桌子來支撐自己),涵蓋了每一件事。最後福吉在呆若木雞的首相肩膀上慈父般地拍了拍。

「沒什麼可擔心的,」他說,「你可能再也不用見到我了。我只會在我們那頭出了真正嚴重的事的時候才會來打擾你,除非那種事情足以影響到麻瓜——非魔法人群,也許應該說。否則我們就相安無事。而,我必須承認你比你的前任更能承受這些。他當時想把我扔出窗子,還以為我是對手派來愚弄他的呢。」



今晚,來點更刺激的!

月光光,活屍出動;心慌慌,九死一生。
驚悚小說是一個驚悚小說的閱讀平台,共有超過1000個作者及海量的作品,足夠大多數人享受驚悚的刺激與快感。

驚悚小說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驚悚小說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驚悚小說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