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收費站》 - P1

會員

非會員
        

 死亡收費站

第1頁 / 共75頁

半夜,收費站發生一件詭異的事情,一個老大爺交過路費竟然是一張老鈔!就連我的同事白姐也漸漸開始變得奇怪起來,為什麼她回在閨房中養莫名其妙的東西,為什麼她會對著空氣亂摸,亂喊寶貝,自此以後,我開始懷疑人生...土豆QQ:1357570567

未分卷

第一章 死亡收費站


我叫李天成,經人介紹,在一處山區收費站上夜班,因為偏僻,又沒什麼玩頭,所以每次工作起來我就像吃了鴉片一樣,無精打采,還好這裏客流量不多,活輕松不累,只要老老實實坐在值班室就行,加上上面領導不太注重,管的松,沒事還能玩玩手機,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這天晚上,來了一位奇怪的老頭,開著那種老式的夏利車,行駛起來整個車身直晃動,我甚至產生一種錯覺,總感覺這輛夏利車分分鐘會散架成一堆破銅爛鐵,當然,這不是重點,關鍵是老頭路過收費站竟然不停下來,一路往前開著,還他娘的想開霸王車!

當時我就把路邊的欄杆給放了下來,然後走出值班室搭在夏利車前,一手敲了敲駕駛室邊的車窗,示意老頭停車,老頭剔著過時的大背頭,頭發烏黑發亮,一身紅色色唐裝,看上去倒是挺精神的,被我打擾,他有些不高興,刹住車後後問我啥事,我盡量讓自己保持住職業性的微笑,說大爺您過高速得收費,這是國家規定,您也不能為難我啊!

聽我這麼一說,老頭的臉直接板了下來,看這架勢還想賴賬,我只好對他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最後他拗不住我的好言相勸,把車窗打開一條縫,大刺刺地扔了一張鈔票出來,因為燈光緣故,我也沒多注意,可等我回到值班室,放鎂光燈下一照,卻是傻了眼。

鈔票是鈔票沒錯,可這是一張上世紀九十年代的老鈔票,看上去皺巴巴的,顯然是有些年頭了,聽說這玩意兒已經是古董了,若是放在古玩市場一賣,價值自然是蹭蹭蹭往上漲,我就想著那唐裝老頭還真大方,出手就是古董級別的鈔票,當然,也不排除他是古玩愛好者,眼神不好,拿錯了。

看著這張老鈔票,我還是有些小心思的,如果我拿出一張新式鈔票來個掉包,再放古玩市場轉手一賣,也算是白賺一筆,但這麼做,我的良心勢必會受到煎熬的,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貪念,我沒有做這樣的事,而是把這張老鈔好好放在值班室抽屜裏,到時候那老頭回來取,我還回他就是了,可我沒想到,就是因為這張老鈔票,幾乎改變了我一生的人生軌跡!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裏,我照常上班,那老頭好像人間蒸發一樣,從沒回來過,反倒是我的同事白姐出問題了,說到她,我有必要介紹一下,她比我大個兩三歲,也在這收費站工作,和我搭伴,她值白班,而我值夜班,她呢,比我早來幾年,所以一見面我都會叫她一聲白姐,以表尊重。


她整天穿著黑色緊身褲外加白襯衫,還帶一頂藍帽子,白淨的小臉蛋帶著深深酒窩,笑起來很迷人,特別是工作時那一絲不苟的樣子,好幾次把我看反應了,至於她有沒男朋友,我不知道,也不好意思多問,因為班差原因,就算在同一個地方工作,我們壓根沒說過幾句話,屬於半生半熟的那種。

最近的她,確實出了點變化,先是面色煞白煞白,然後黑眼圈,幾乎每天都會有,而且越來越嚴重,越來越深,還有走起路來無精打采,好像整夜沒睡覺,甚至於值班到半路靠在桌子上打盹,幾天下來就被投訴十多次,就差上級批評警告。

這些我看在眼裏,也是急在心裏,這樣下去可不行啊,萬一白姐被開除,換個老頭或老婆子來當白班,我眼福就沒了,更別說進一步發展的可能性,為了捍衛我的眼福,趁著傍晚交接班的時候,我問白姐最近你怎麼了,怎麼看上去不太對勁啊?

沒想到,聽我這麼一問,白姐臉色一變,摸了摸微微皺起的額頭,語氣有些不穩定地說最近失眠,已經在吃安眠藥了,過幾天就會好的,我雖然半信半疑,也不好多問,可當天晚上就出現問題了!

那是午夜十二點左右,我百無寂寥地坐在值班室裏,手機刷個不停,也沒刷出什麼名堂出來,加上這裏偏僻,上半夜只過了一輛小貨車,下半夜會不會過車還是個未知數,不知怎的,在這種無聊的環境下,我竟然升起一絲奇怪的念想,反正今晚沒什麼車過收費站,我這閑著也是閑著,既然白姐說她睡不著覺,何不去看看她的情況?

打定注意後,我打著手電,即刻出了值班室,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晚上特冷,我打開值班室旋轉門的那一瞬間,一股冷風就朝我灌注而來,弄得我渾身一緊,差點打了個噴嚏出來,但這並不能阻擋我去看白姐的情況!

為了方便我們值班員的生活起居,上頭特地在收費站不遠處的山頭上蓋了層小樓房,三層的,為了照顧女生,上頭特地讓白姐住在一樓,離收費站最近的那個房間,走過去也就百來米的距離,用不了多少時間。

走到樓下,抬頭一看,白姐的房間還亮堂著燈光,只是窗簾拉上了,連條縫都沒有,所以我看不到裏面的情況,在我的印象中,白姐是一位非常有節約意識的女孩,加上她之前說她失眠,為了睡眠更好,這燈更應該要關了,所以,我可以斷定她沒睡!

可等我靠近白姐房間時,卻聽見門縫裏傳出奇奇怪怪的聲音,滋滋作響,好像老鼠叫,又不像,反正就是很奇怪,我也沒法用詞語形容。

聽到這聲音,我站在門外愣了一下,趕緊貼在門縫上,還想進一步聽聽這聲音,可不過兩秒,這聲音就停下了,緊接著傳來白姐熟悉的聲音:「寶貝兒,好好吸,快快長大!」

她的聲音顫抖著,還很激動,話音剛落,寂靜之際,房間內就傳來腳步聲,漸行漸進,好像是白姐起身往門口走過來了,在人門口偷聽畢竟是不太光彩的事,加上同事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被發現了多尷尬啊,當時把我給嚇得,一個健步就往值班室那邊開溜,連頭也不敢往後轉了。

我一口氣跑到值班室,掩上門後還特地透過值班室玻璃旋轉門往宿舍樓那邊看了一眼,白姐確實開門了,因為隔的太遠,我只看到一道模模糊糊的白色影子站在白姐房間門口,好像在盯著看值班室這邊,過了十幾秒才轉身進入房間,之後關燈。


雖然白姐沒有追過來,但我不知道白姐發現我沒有,心裏還是有些忐忑的,可更多的,我的念想停留在白姐那句奇奇怪怪的話上,為什麼白姐會平白無故地說一句「寶貝兒」,還好好吸,怎麼我聽起來怪怪的,總感覺是媽媽在給自己的寶寶喂奶啥的...

還有那似鼠的怪叫聲,尖聲尖氣,聯想起來確實有點像嬰兒的嚶嚶哭聲,不過,白姐什麼時候有小孩了,看著也不像,而且我和她相處這麼久,也沒看她帶小孩出來,再說白姐這麼年輕,也沒見她帶男朋友過來,什麼時候先有小孩了。

那白姐在房間裏養的是什麼,寵物麼,難道我見識淺薄,她養的是一種我沒見過沒聽過的寵物!?還是半夜起來喂東西的那種,就因為這樣,白姐這幾天才心不在焉,無精打采,聯想起來確實行的通。

也就是說,她說她失眠是騙我的,相反的,她的時間全花在養的那只「寵物」身上?!可養一只寵物也不用這樣作踐自己啊,再這樣下去,弄不好工作就沒了!

砰!砰!

就在這個時候,值班室的窗台突然被敲響了,因為我在想事,神經是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也沒個心理准備啥的,這突如其來的響聲倒是把我嚇了一大跳,差點從座椅上滾下來,等我抬頭往窗外一看,抖得倒吸一口寒氣,冷汗直接撲簌撲簌往下流!

窗戶玻璃上緊貼著一塊煞白煞白的東西,好像塊生豬皮肉,

第二章·:午夜驚魂

窗戶玻璃上緊貼著一塊煞白煞白的東西,好像塊生豬皮肉,上面還沾了一些血漬,帶著兩顆泛白的眼珠子,看上去怪恐怖的,如果不是我心理素質好,只怕早就叫出來了,事實上,我確確實實嚇得不輕。



今晚,來點更刺激的!

月光光,活屍出動;心慌慌,九死一生。
驚悚小說是一個驚悚小說的閱讀平台,共有超過1000個作者及海量的作品,足夠大多數人享受驚悚的刺激與快感。

驚悚小說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驚悚小說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驚悚小說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