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的記憶》 - P1

會員

非會員
        

 暗戀的記憶

第1頁 / 共39頁

五年了,我沒有再見過她,只是極少的通過兩次電話,每次都是寒暄問候。五年了,我已經從一個18歲的純真少年變成了23歲的流氓青年。五年了,她已經成了我美好的回憶,我也有過新的戀情。五年後我期待著又一個五年!...』


第一卷


第一章 暗戀的記憶



98年的深秋,在學校待了一年的我擊敗眾多強勁對手,被校廣播站招為播音員。試播的那一天我十分緊張,還不冷的天氣卻使我的雙腿發抖。對於一個經常使用家鄉話的我來說,不自信是對我的一個極大的考驗,想想自己的聲音將通過電波傳送到全校學生的耳朵裏,那份榮耀與恐慌夾雜的心情,至生難忘。

試播顯然是很成功的,我由一個默默無聞的學生一變成了全班的焦點,男生們都對我表示祝賀,平常不怎麼說話的女生,話語中也對我流露出了欽佩。不是吹牛的說,甚至全校都在討論廣播站新來的那個小子,播音挺有味道的。

那是我第一次那麼近的距離看到她。正式的播音開始了,我提前了半個小時來到了播音室,門沒鎖,我推門走了進去。一個紮著馬尾辮的漂亮小女孩回頭向我一笑,對著我說:「你好,我叫雯,我是你的搭檔,希望我們合作愉快。」我當然也回之一笑:「你好,我叫翔,很高興和你搭檔,希望以後多多提點。」

「坐吧,時間還沒到,我們可以聊聊。」她笑的很陽光,很美麗。

我端過了播音室的另一把椅子,坐在了她的身邊。「我聽過你的播音,真的很好,我沒什麼經驗,以後你要多幫我哦。」

「少謙虛了,昨天我吃飯的時候聽到你的播音了,我當時還想廣播站怎麼來了一個這麼厲害的家夥呢,沒想到今天就幸運的被分配成你的搭檔了。你是97經二班的吧?我是97經一的,只比你早來廣播站半年。我時常能看到你,只是我們不認識,沒有說過話。」她開朗的話語一下子趕跑了我的拘束,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是啊,我們經常能在一起上大課呢,不過你是校花,又是廣播站播音員,我可不敢無來由的跟你搭訕。」

她格格一笑道:「是嗎?我有那麼漂亮嗎?都是他們瞎說的,我看你們班那幾個藝術團的女生才漂亮呢,我們班的男生天天提呢。」

「個人有個人的看法吧。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開始准備吧!」

我們兩的搭檔是成功的,獲得了全校師生的認可,成為了最受歡迎的播音員。我們班那夥從來不聽廣播的同學,居然也掐著我播音的時間,聽我念稿子。漸漸的我知道我們班有一、兩個女孩子喜歡上了我,還通過朋友側面透露給我,我都是一笑說別開玩笑了。因為那時候我才17歲,我不想在學校談戀愛,也不想這麼早談戀愛。

我與雯通過天天的相處,天天的交談,天天的合作已經成為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由於播音員的工作需要,我從集體宿舍搬到了播音室的旁邊——鴿子樓的三樓。

冬天的時候,水特別冷,男生都不願洗衣服,我當然也不例外,每次都是看著一桶滿滿的衣服發愁。有一天剛播完音,雯沒有急著走,在播音室裏看一篇稿子,我從房間拿出了積攢許久的衣服,准備忍受一回痛苦,把煩惱全部消滅。我匆匆來到樓下,把桶子裝滿水,倒下一大堆洗衣粉,用手攪了攪,然後站在旁邊等著,這是我們男生一貫的洗衣方法。

這時,雯鎖了門,走了下來,對著我說:「洗衣服呢,這麼多啊!」

「是啊,再不洗就沒的穿了。」我的表情很無奈。

「那你怎麼還不洗啊,站在這看就能幹淨啊。」她疑惑的看著我。

「這不是倒了洗衣粉嗎,等它泡一會,再隨便搓一下,用水沖一下就行了。」

「什麼啊,原來你都是這樣洗衣服的啊,怪不得我說你怎麼天天穿的衣服都不是很幹淨呢。太丟我們廣播站的臉了。你別管了,拿過來我帶到宿舍幫你洗了。」

「哇,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可真是觀世音啊!」


「你別美了,就這一次,以後自己解決。」

「行,改天我請你吃飯。」

不知道為什麼女孩子洗的衣服總是特別幹淨,穿在身上也感覺特別舒服,雯又幫我洗過兩次衣服,我也請她吃過幾次飯。那時候快放假了,很窮。男生都是這樣,剛開學的時候有錢,大吃大喝,快要放假的時候,就准備兩箱方便面,耗著,當然錢不是問題,節省的兄弟還是有的,隨便也能借到百八十塊的。說是請她吃飯,其實很寒酸,就是在學校食堂幫她買飯菜,一頓不會超過2元錢。我們播音的時候,大家都在吃飯,等我們播完音後,食堂也就剩下了冷飯差菜,不過那時候是安靜的,沒有誰會那麼晚才吃飯。我們打好飯菜,面對面的坐著,邊吃邊聊著學校發生的各種事情,一直覺得那時候的每一秒都是快樂的,飯菜怎樣倒反而無所謂了。

當然,生活並不全是一帆風順的。有一次我們兩個班一起上審計大課,中午我們播音,因為播音的那個機子有個穩壓器要提前三分鐘開,而且要保證下課鈴一完就能聽到音樂,而鑰匙都是在男播音員那,所以中午輪到我播音的時候,我都要提前五分鐘趕到播音室。那天天氣很熱,審計課大家聽的枯燥無味,我和大家一樣都趴在後面睡覺,我那定在11點55分震動的手表把我弄醒,我像往常一樣站了起來,跟老師說我去播音。我正要走出門,老師卻一反常態的說:「怎麼又一個播音的啊,剛走了一個,怎麼要去那麼多人啊。」我一驚,往四周看了看,才發現雯居然已經先我而走了。我急中生智的說到:「她是去拿稿子的,我這才有鑰匙。」老師好象相信了我的話,擺了擺手道:「去吧!」

我帶著滿腔的憤怒,沖到播音室,只見雯已經打好了兩個人的飯在那等著我開門呢。「你怎麼回事啊,你走了,老師如果不放我走,誤了播音,那不是等著挨批嗎?」

「我哪知道哦,我今天特別餓,一想反正課也沒什麼聽的,幹脆早點去打飯算了。」

「那你也得跟我說一下吧,好讓我有個心理准備啊。我差點被老師給問蒙了。」

「我那麼大聲的站起來跟老師說我去播音,你自己睡的跟什麼一樣,沒聽到,怪誰啊!」

「等會再跟你說,先播音吧。」



今晚,來點更刺激的!

月光光,活屍出動;心慌慌,九死一生。
驚悚小說是一個驚悚小說的閱讀平台,共有超過1000個作者及海量的作品,足夠大多數人享受驚悚的刺激與快感。

驚悚小說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驚悚小說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驚悚小說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